安尧

一个累成狗的人

【一八(双性转)】【张启山x齐铁嘴】《今天也要做一对好闺蜜》

用户19801126:

#看到一点五米的飞行员太太的双性转图突然爆发的脑洞#
#双性转慎入!!!#
#不长,就是一些小段子#
#ooc警报#

1、下斗之前,齐铁嘴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,掐指一算,阴阳倒置,大凶,于是拼命拦着佛爷不让下。佛爷那个性子,听归听,斗还是要下,拎着齐铁嘴长褂领子就给人扽下去了。
……然后在一间墓室着了道,双双变作美娇娘。
齐铁嘴恍然大悟,原来阴阳倒置是这个意思啊!
扭头就开始埋怨佛爷:“佛爷,我说什么来着,大凶!这斗不能下不能下!这下好了吧,遭报应了吧?”
佛爷看着齐铁嘴的脸,目光下移:“不错,是大凶(胸)。”
齐铁嘴顺着他目光低头一看,赶紧把扣子系到最顶上那颗。
“……呵呵。”

2、顶着这副尊容,齐铁嘴是不敢回自己的盘口了。要被香堂伙计看见自己这个样子,他在长沙城还要不要混啦!
佛爷眉头紧皱,自己现在这模样也不能被亲兵看到啊……于是两人合计一番,捱到后半夜,翻墙进了后院,一路溜回了佛爷房间。
进了房门,齐铁嘴就大字型摊到佛爷床上。
“妈呀,可算活着回来了。”
佛爷一毛巾甩他脸上。
“去洗澡!”
齐铁嘴拿着毛巾悻悻的进了浴室,洗完裹了块浴巾出来换佛爷去洗。
等佛爷洗完出来,就看见齐铁嘴盖着被子坐在床上……捏自己的胸。
画面有点辣眼睛,佛爷扶着额把头偏到一边,简直没眼看。
“哎佛爷,你别说,这姑娘的胸脯是软啊。”齐铁嘴毫无自觉,依旧捏的兴起。
“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?!”佛爷忍无可忍。
齐铁嘴怔了一下,然后促狭地笑起来:“佛爷,害什么臊啊,我有的,你不也有吗?”
佛爷懒得理他,掀被子躺进去睡觉。
齐铁嘴盯着佛爷看了两秒,扑过去朝他胸上抓一把,接着又低头捏捏自己的,大声吵吵起来:“佛爷佛爷,你胸好像比我大!”
佛爷吓得从床上弹起来,又疼又羞窘,指着齐铁嘴鼻子恶狠狠道:“你再不老实睡觉,我就把你扔出去!”
齐铁嘴连忙举手投降,讨好地笑起来,露出颗小虎牙。佛爷一见他这个笑就没辙,瞪了他一眼,背过身重新躺下。
齐铁嘴也躺下去,贴上佛爷的背,小心翼翼把手搭在佛爷腰上,见佛爷没反抗,得寸进尺,脸也埋进佛爷的脊窝,偷偷笑起来。
佛爷变成姑娘也好漂亮的。

3、副官觉得,吾命休矣。
他一大早按佛爷的吩咐去敲佛爷的房门,提醒佛爷赴九爷的约,敲了半天没人应,正要推门进去,结果门开了,门后站着一个睡眼惺忪的……姑娘。
这也罢了,但这姑娘……赤身裸体,只松松的穿着一条亵裤,姣好玲珑的曲线一览无余。里面还有一位身量更高些的姑娘正在穿衣服,白色的衬衫堪堪盖过屁股,两条麦色的大长腿空荡荡的什么也没穿。
副官看呆了,半晌捂着鼻子落荒而逃。
齐铁嘴没睡醒,脑子不好使,还呆呆地问佛爷:“哎,你家副官一大早发什么疯?”
佛爷剐了他一眼,飞过去一件袍子把人兜头盖住,呵斥:“赶紧把衣服穿上!”
齐铁嘴手忙脚乱把衣服扒拉下来套身上。
他睡觉习惯不穿上衣,只穿一条亵裤,结果睡了一觉忘记自己现在是个大姑娘,直接这个样子去给副官开了门。
想起副官那个反应,齐铁嘴笑的在床上直打滚。

4、九爷来找佛爷,说是日本人要办一个舞会趴体,有个日本军方的高官要来,本想让佛爷带着尹小姐去舞会上探探那个日本军官的底,现在可好,佛爷亲自上阵,也省得让尹小姐冒险了。
九爷看着眼前这俩大姑娘,俊的出水儿,推了推眼镜,心里感慨。
你说这姑娘要不是佛爷和八爷该多好。

5、“不是,佛爷,这舞会您自己去就好了呀,带上我干什么咯!”齐铁嘴苦着脸。
佛爷面无表情:“要丢脸一起丢。”

佛爷和齐铁嘴变成启妹妹和八妹妹,要去舞会就不能穿男装。佛爷被塞进一件拖地洋装以后,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看尹小姐给齐铁嘴一件一件试旗袍。
“咦,这件黑色织金牡丹的好看啊!哎呀,这件红色穿花百蝶的也很美!啊啊啊到底哪件好啊!”尹小姐捧着脸,八妹妹肤白貌美身材好,前凸后翘,穿什么旗袍都好!好!看!哦!
齐铁嘴被折腾的够呛,扭头苦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佛爷。
“行了就这件黑的吧。”佛爷看够了戏,憋着笑出声拯救了被迫换了一上午衣服的齐铁嘴。
齐铁嘴松了口气,刚往前迈了一步,结果细高跟卡进地板缝,咵唧一声摔得五体投地。
尹小姐和佛爷以拳抵唇,又不好笑的大声,肩膀抖的跟筛子一样。
齐铁嘴坐在地板上,捂着摔青了的膝盖,委屈的哭了。

6、八妹妹穿着旗袍大马金刀往沙发上一摊,那旗袍侧缝直开到大腿根,两条白皙的大长腿岔出来,很没有坐像。八妹妹看看自己,再看看启妹妹,捂着嘴偷偷笑。
八妹妹:佛爷佛爷,我腿比你长咯!
启妹妹:……我胸比你大。
八妹妹:似哦,就是胸毛该刮了咯。
启妹妹:你自家腿毛刮干净再逼逼。
……
尹姐姐:变成女儿身,有什么感觉没得?
八妹妹:没得,就是穿裤子感觉有点空。

7、“八妹妹,我可撕了啊,你准备好没有?”尹姐姐把蜜蜡抹了八妹妹一腿,等干透了,作势要撕。
“等等等等!”齐铁嘴看着自己的腿,深吸一口气,视死如归,“撕吧!”
呲啦——
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”
一声惨叫响彻了张府。

另一边举着手让副官帮忙刮腋毛的启妹妹冷漠地看了八妹妹一眼。

呵。

8、去了舞会,九爷带着佛爷和人四处周旋,等那日本军官到场。
临行前佛爷千叮咛万嘱咐让八爷时刻跟在自己身边,但一进到会场,佛爷一个没看住,齐铁嘴就拐到自助餐桌前一口一个寿司往嘴里塞。
日本军官端着酒在附近和人谈笑风生,惊鸿一瞥,见着个穿黑旗袍的小姑娘,白面粉腮樱桃小口,脸颊鼓鼓囊囊,吃东西像个小仓鼠,顿时觉得自己春天来了,赶忙上去和人搭讪。
佛爷和人说着话,一扭头发现齐铁嘴不见了,当即吓出一身冷汗,提着裙子满场找。终于在餐区看到被日本军官一把揽进怀里的齐铁嘴,那狗日的都摸到了齐铁嘴屁股上!
这还能忍?!
佛爷二话不说甩脱了高跟鞋,呲啦一声把碍事的长裙扯掉一半,一个箭步冲上去抓着日本军官的头发把人打了个半死,拽着齐铁嘴扬长而去。
日本军官不仅不让人追,还遣人满长沙找这个穿黑旗袍的姑娘,说是遇见了真爱,要认真追求她,还要把人娶回日本去。
“佛爷,我说什么来着,我说不跟你去吧!这可好!这可好!招惹个神经病!哎佛爷你说这人是不是有病咯?”齐铁嘴抱着佛爷的腰,眉毛耷拉着,简直有苦说不出。
启妹妹摸着八妹妹刚烫的最时兴的梨花头,觉得手感不错,再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就有点心软,难得安慰他。
“没事,我让他出不了长沙城。”

9、通过九爷的嘴,九门其余几位都听说佛爷和八爷变成了美娇娘的事,纷纷发来贺电,上门拜访。
除了老四被副官拽到后院“切磋”去了,剩下八人凑了两桌麻将。
牌搓了八圈,狗五说出了九爷的心声。
“哎,老八,你说你和佛爷要真是个姑娘多好,也能给兄弟们解决一下个人问题啊!”
没等齐铁嘴丢他一脸瓜子皮,佛爷已经把人打出了大门。

10、天越来越热,佛爷一头长发披着,汗淌的跟发洪水一样,烦躁的抓起头发就要铰。
齐铁嘴见了,扑上去抱住佛爷胳膊不让他剪。
“佛爷,别剪呀,你长头发好看!”
佛爷感觉自己胳膊挤在两团软绵绵的东西中间,看着齐铁嘴变成姑娘以后越发尖削的小脸,乌黑卷翘的头发扎个小揪,旗袍立领底下修长白腻的颈项……鼻尖有点痒,抬头看着天花板。
齐铁嘴把他拉到梳妆台前按着他坐下,梳顺了乱糟糟的头发,在脑后束了个高马尾。
“这样不热了吧?”齐铁嘴笑眯眯地用红绸带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。
其实还是很热,不过启妹妹心情很好,头发也不舍得剪了,天天让八妹妹给他梳头扎辫子。

后来终于恢复男儿身,给佛爷梳头这件事,也一直是八爷在做,天天兜里揣一把梳子,亲力亲为。

评论

热度(310)